pyFOX.com|狐狸未成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伤感 毛主席
查看: 2155|回复: 2

26岁仍是处女 该为谁张双腿

[复制链接]
         文前,先抛出我的主题,该为谁献出自己 的贞洁?勿喜勿进,文化人,说话文明。
        文字,是我一直依赖的最后的朋友。但从没有想过用笔触表达自己这样的困惑和绝望,也是第一次在这个虚拟的世界用这样的方 式征询和求解。这世上没有哲人能告诉我是对是错,面对纷繁忧扰,我真 的错乱了,混乱了,迷惑了,彷徨 了。
        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知识分子,86年12月的射手座,这些特质都不足以完全描绘我是怎样一个人, 有怎样的存在。少时思想早熟,异秉 同龄,当别人都还处于懵懂的状态的时候,我思考的更多的是自由、平等和大爱。作为一个曾经想要致力消除社会的不公义,惩恶扶弱的浪漫主义者、完美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在浸染人生青葱十载的今天,终于不得不直面最后的底线,发出无奈的呐喊? 何谓对错,我该何去何从?我是放低自己的坚持和原则,从此随波逐浪, 尽享人生?还是依旧在孤独的寻觅、等待、守候?
        今年的12月我就该整整的26周岁了,我没有畏惧过年龄,我也从不惧怕青春流逝,而我可怜自己的精神和肉体都处于极度孤独的状态。作为一个处女,从来对人三缄其口,我依旧幻想,梦想把第一次留给自己的丈夫。我期望在婚姻中,我们失去了彼此的初吻、初牵、初抱,但我们都拥有彼此的贞洁,是最完美的结合体。
        看官们,很可笑,是么?在深圳这样浮躁的快餐社会还有我这样的奇葩和极品。还有一个女人以圣裁的眼光去挑剔和寻找一个处男在婚姻后结 合。
        我成长在一个传统的家庭,对各种激进异端思想我的包容度都要高于一般人。但唯独在性行为方面,我却异于平常,相对保守。我想,那是一种极度的不安。我通常在处世的时候感性,而感情的世界中极端理性,我太害怕伤害,太想保护自己。
        我深知婚姻的契约并不能保证什么,但从小,大家都告诉我,婚前性行为是不被接受的,是不道德的,而我一直都想做一个道德的人。我遵循承诺,忠贞不渝,不慕虚荣,信守节操。这一直是我想成为的人和我努力 去成为的人。而我长大后,一切都变了,女人们可以用青春换金钱,大家上床脱衣比吃饭还平常。我多年的建立的三观被严重冲击,而我的身边, 找不到我的同类,我如此异类的存在让我开始怀疑自己。
         昨晚,我深刻地反省了自己。我在成长的路途中,我是有罪的,不道德的。我在违背了儿时的初衷之后, 就像处女被破处之后的疯狂,再也不在乎自己道德的节操。而网络通篇的草根的自嘲让我无比的困惑,作为接受过本科和研究生教育的我,竟然不知如何分别取舍,我长叹息,自嘲笑,这是我的失败。
        我满口仁义道德地斥责着我的所见所闻。我私以为自己有资格,因为我是有坚守,原则,道德,我是主流价值观推崇的模范和标本。可我得到什么了吗?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得到。
        或许我从未寄望得到过什么,也从没有想用贞洁去换取什么。我只希望我的丈夫,我倾其毕生精力去追寻的那个挚爱能为我留下点什么。可, 也许,他今夜在另外一个女人身上呻吟和卖力,也许他现在在某个酒吧里浪荡情场流连花丛,也许他在某个角落跟我一样叹息自己的孤独。
        我疯狂了,我狂乱了,我甚至想咆哮了。我他妈的究竟该把第一次献给谁?
        我现实地审视这个世界,跟我同龄比我年长的男人谁还可能是处男? 谁还可能像我一样有一种坚守要把第一次留给他最完美的执手之人。有 吗?有人能告诉我有吗?我真的很想知道,是我心理变态了还是社会变态了,是我太傻太天真还是社会太黄太暴力?
       昨晚洗澡的时候,我哭了。
       那一刻我真是伤心了。我突然意识到,也许将来我碰到的那个人,他跟他的初恋有过最美好的第一次,他们接吻、抚摸、上床,ML。而我,将像是一个傻瓜告诉他,你轻点,我怕疼。而他将经验丰富地长驱直入,告诉我,别怕,我有经验。
        他操了,可我被生活涮了。
        我没什么不正常,可我用决断的毅力去寻求我人生观的坚持,我压抑了自己的情感、人性,所有人都告诉我,我错了。作为曾经浸淫过极端先 锋的大众媒介的性别学课程的我竟然像残留的封建势力在维护“饿死是小,失节事大”,难道我是存天理,灭人欲的忠实信徒?我并不这么认为。
        我关上厕所的灯,借客厅的余光在黑暗中的镜子里审视自己的胴体。 凹凸有致,近乎完美的比例,柔嫩的肌肤,可我是一个人。这是我给未来 的丈夫保存的最后的礼物。婚姻将像仪式一样,见证处女将自己奉献给契约背后的主人。
        快到26岁,现在的我已经淡然了。过强的保护欲将所有欲走进我内心的人屏蔽在了门外,而没有情感的渴望让我清心寡欲。
        我曾一念之间想过出家。
        我必然是遇不到那么一个人,那个走遍千山万水定要寻觅我的男人, 那个替我卸下所有防御给我温柔的呵护的男人,他必然把本属于我的爱给了另外的女人。
        我拒绝过2次潜规则,而第二次, 几乎是在拉扯和挣扎中逃跑的。回家后,发现自己过于用力,纠缠中竟然将手拉伤了。纠缠中我差点呼出了, 我还是处女,你放过我类似的话。虽然酒后,可心理也清醒地想到,这又 不是拍电视剧,为什么要讲这种搞笑的对白,可现在看来,必然电视剧就是现实,现实中的潜规则原来就是这种样子。
        而我,如像其他女人一样,轻褪罗衫便是一世荣华,我真的做不到。我将用我剩余的行尸走肉般的人生去追寻和悼念曾经有所坚持的自己,将在余生中谴责自己的物质、妥协和懦弱。儿时,我随家里信奉佛教,而现在我只相信自己。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我珍惜且只相信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取的一切,我太执着而又太辛苦。
        我本来就是不道德的罪人,我压抑了自己的情感去成全我想要成为圣徒的原则。我孤僻骄傲而又自卑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一直想要离经叛道,潇洒自如,而最后我却因为自己的坚持感到后悔和绝望。
        若将遇到他,两个耳光必不可少,我苦觅你26年,你让我好找!
        若将遇到他,他已然不是处男, 那我便把自己的第一次留给右手吧, 这样我将永远只属于自己,而不是一个傻瓜。
        若将遇到他,我必然伏肩痛哭一夜。用最深情的呻吟去印证我痛苦的压抑,其实我并不感到痛苦,洁身自爱最后变成了一种习惯和保留。
        姑娘,你今夜在何方,我只能向北方的月夜倾诉我的衷肠。
        姑娘,你今夜在深圳,我在20楼的阳台,眺尽远方,直面星光。
        姑娘,你今夜为何宿醉,你呕尽了芝华士,流干了自己的眼泪。
        南山便是多情月,谁曾为我把云开? 五月风尘,满城柳絮,木棉飘尽,春泥红印,我将用自己的右手指,戳伤我的自尊和坚持,捅破的是膜,流出的是血,看到的是印记,而隐约的却是泪水。
        最后,把第一次留给自己,是否是最好的选择? 我不知道,也不想再知道。
       吐槽完毕,好受多了。

来源:天涯社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8 21:53:52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毛主席教导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试试访问速度?

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Archiver|狐狸精    

GMT+8, 2018-10-19 09:43 , Processed in 0.11108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